大咖专访

校外培训机构只是减负大环境下的替罪羊

2019-11-09 15:22: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就在昨天教育部发布了截止12月15日整治的结果,全国2963个县(市、区)已启动专项治理整改工作,其中2286个县(市、区)已基本完成专项治理整改任务,县(市、区)完成率77.15%。全国共摸排校外培训机构401050所,存在问题机构272842所,现已完成整改256691所,完成整改率94.08%。

校外培训机构只是减负大环境下的替罪羊

有媒体用“尴尬”形容今天的减负局面,政府殚精竭虑把校内学习负担压下去,顽强的家长又在校外拉起来,政府只能再次出手到校外,干脆校内校外一起管。国家千方百计不想累着孩子,家长绞尽脑汁怕孩子落后,两者之间反复拉锯,学校和校外机构都是战场。

校外机构的治本之道,只能从校内找

校外机构的治本之道,只能从校内找。这些年的减负实践,那些被紧缩的教学大纲和被下落的教学标准,在做了减法的同时,还要推敲多层次教学需求的加法。面对中国国情文化和资源现实,面对家长就高不就低的教育追求,最大程度在学校体系内完成,而不是偷懒式地推出去,失控了再管回来。

校外培训机构只是减负大环境下的替罪羊

学校简单的瘦身减负,只会让虎视眈眈的校外机构如鱼得水。单纯的减负减得越多,留给私立学校和培训机构的空间越大。校外培训机构的抢跑式教学,已经让公立学校的教育变得有些被动。它们用标准化作业让“别人家孩子”批量复制。通过精心编排教学产品,源源不断地批量输出高分学生,而校外机构的“市场”则是每一个城市里数量有限的重点学校。

想要取得进入重点初中的机会,最简单粗暴也最公平的方式还是让孩子在应试教育里拿高分。大环境裹挟,谁也不想拿亲生孩子的命运赌一把,所以家长们大都老实地遵照游戏规则,宁愿自己掏钱送孩子受累。有提拔、考试终究拦在那儿,就要分出高低优劣来,家长的焦虑总会爆发出来。

高考不减负,减负很难落到实处

人们常说,有需求就有市场,课外辅导行业的“繁荣”市场,就是家长在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态下,妄想在完成学校教育的同时通过课外辅导来提升小孩学业水平的需求而至。那么为何有这么着急的需求?其实,无论是这课外辅导需求还是课业负担本就重的学校教育,所围绕的核心,都指向了最重要的指挥棒——高考。

“唯分数论”的高考招生制度下,招生考试与课业联系紧密,想考多点分,就得题海战术,这不得不使家长为了孩子考个好点的分数、上个好点的大学而选择课外培训班“加餐”;同时,学校为了升学率不能不围绕高考做文章,应试教育盛行,与高考无关的边缘化或尽量砍掉。因此,只以治理校外培训机构的单一方式来减轻学生课外负担,治标难、治本更难。而在课外辅导和学校课后作业的双重压力下,减轻学生课业负担谈何容易。可以说,高考就是学生课业负担沉重的最大本源。

校外培训机构只是减负大环境下的替罪羊

据统计,从1951年到2017年,国家围绕中小学学生的减负出台过几十份文件。“推进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标本兼治减轻学生课业负担”更是写进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改革内容,成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部署。2014年9月,国务院出台的“高考改革方案”,旨在改变“唯分数论”和减轻学生学业负担。但是,从当前公布的各省“高考实施方案”看,英语两考、选考“6选3(浙江7选3)”,看似改变了“一考定毕生”,其实,考试次数增多反而增加了学生学业负担和心理压力。

就从高考改革首批试点的上海和浙江看,他们孩子的学习负担并没有减轻,在2017年改革试点的后的首次高考结束后,学生及其家长吐槽声不少。同时,因高考、学业负担带来的一些负面消息也很多。

病态的教育培养出的家长是病态的

病态的功利教育培养出的家长也是病态的,应试的惯性就这样一代又一代地传导下去。也就是说,教育部想给孩子们留出“育”的时间,还是被早已习得的“教”(培训)的节奏打乱了。

《武汉晚报》近期报导武汉市某小学一二年级家长向校方投诉作业太少,随即从几个重点小学要来作业,通过家长群传播,给孩子“加餐”。

不减负,学生受不了;真减负,家长扛不住。我们离真正的教育隔了一个高考。

素质教育算是陈词滥调,总说培养能力,最终弹钢琴为加分,学奥数为参赛,攒够了证书、奖状,再加上平时一以贯之的应试能力,上重点大学就有了底气。

本文综合:中国经济网等

齐聚办校顾问,

干货源源不断!

立即辨认下方二维码,

让校参谋陪您,

助力机构成长、发展!

枸橼酸西地那非招商

枸橼西地那非片0.1g

西地那非副作用治疗

伟哥含片 伟哥的胶囊和含片有什么区别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